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云南以北组诗

来源:陕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微散文

   金沙慢谣
  
   沙砾沉睡于流水之下,像孩子一样偎在母亲的怀里
   江水倒映在夕阳之上,幻作恋人的背影离去
  
   我站在堤岸上,远远张望:河滩上的沙砾
   是一个个熟睡的孩子,河流的涛声
   ——它们的鼾声;苍穹的星星
   ——它们的梦;这是一簇簇的花蕾……
   (这桩事儿本是多么的温暖!)
   可我的母亲,不喜欢这些事物,也不愿多看
   她恨不得把河滩上的所有的沙砾,都揉进我的耳目
   恨不得把金沙中所有的水流都渴进我的腹内,且将我发丝话白
  
   站在堤岸上,远远地,我不敢张望。而恋人离去的背影
   在一阵寒风捣来之后,更是无处可寻——
   今日之逝水,我该是如何换回?沉沦于江水中的夕阳,又将如何打捞?
  
   与羔羊先生者说
  
   有一只羔羊,横躺在草地上。这是我们乡上的
   是我们乡上放养的——
  
   这是一只很乖很温顺的羔羊,它从不计较主人轻抚
   它的皮毛;是一只无所事事、无所嗜好的羊羔
   这是一只一整天只会食草的羊羔;是一只一整天一整天地
   横躺于草地上,恋睡的好羊羔
  
   我途径它身旁的时候,它仍躺着在草地上
   很乖很温顺。我向它问好:
   “我的羔羊先生,你好!”
   它装个没听到,依旧躺在那儿,把春光沐浴
  
   于是,我再次地向羔羊先生问好,连呼三声:
   “我的羔羊先生,你好!你好!你好!”
   (我暗地里骂道:你这畜生!畜生!畜生!)……
  
   时隔三年之久了,“很乖很温顺”还是它的模样——
   当一辆赶集的小马车把它送走之后
  
   与一朵花对视
  
   于荒草之间,一朵野花开了。阳光,犹如幸福般
   漫过它的身躯,并轻柔地爱抚它
   爱抚它的胸膛,和“那没被亲吻的双唇
   不爱笑的眼睛。”……
  
   还有它那浓郁的花香,仿佛就是我意念之人的味道
   仿佛就紧贴在我的身上,散出
   我越是接近它,我的心仿佛我的心就要跃出心房
   我越是凝视它,我的心仿佛就要跃到它的身上
   我越是欢喜
  
   这种欢喜,就如同,它伸出了一双小手
   轻柔地,将我脸颊爱抚……
  
   但我并不知情,于我之前。曾有人以这种方式
   接近于它,一样地,苦苦祈求——
   它“那没被亲吻的双唇,不爱笑的眼睛。”
  
   云南以北
  
   你之美,冷如刺刀,令我不敢多看一眼
   在我跨出故乡时
  
   回望山川,回望河流,回望田野,回望你的脸
   在我心上,如一棵禾苗在往外把胳膊伸出
  
   我一边凝望,一边又低头沉思
   你的水珠儿,晶莹的,是不是我的光?
  
   回望山川,回望河流,回望田野,回望你一张熟悉的脸
   如一座可福建有哪些靠谱的癫痫医院移却又移不动的碉堡
  
   在我的故土上,你亘古的,长久地站立
   假以送别的手势向我挥出一双陌生的眼
  
   在我走在异乡的寒路上。我不敢看多你一眼
   那山川,那河流,那田野……还有
   你的美
  
   一亩地,就好
  
   在人世间,我所追求得不多,也不少
   只要一亩地,就足够的好
  
   在这亩地上,我渴望的也不多,也不少
   只要在所需要的土地能种上我所需要的食物,就足够的好
   宜昌哪家治癫痫好比如玉米、土豆;以及三两株白菜
  
   需要浇水时,就给它浇水
   需要锄草时,就给它锄草
   需要施肥时,就给它施肥
   若是需要爱时,我就给它灌输爱……
  
   在一亩地上,默默耕耘
   不论春夏与秋冬交替如何;不论白天昼夜变化又如何
  
   在这人世间,我只把这一亩地,满满地
   填好,就好
  
沈阳癫痫病去哪家好  
上一篇:深夜出行
下一篇:最是那一温柔的低头